您的位置:首頁>>兒童故事>>正文 網通鏡像 電信鏡像
載入中...
載入中...
載入中...

通往自由的隧道

載入中...

 。保梗矗茨辏吃拢玻慈,關押在德國薩崗第三空軍戰俘營北院的囚徒們悄悄忙起來了。一個激動人心的時刻即將來臨:“哈里”隧道已打通,他們中的一部分幸運者今晚將從那里逃出去,奔向自由與光明。
  夜幕降臨,被選舉出來的240多名戰俘換好了平民衣服――這些服裝都是戰俘們自己改做的,收好了自制的干糧。他們壓抑住心中的激動,等待著。
  晚上8點30分,一切準備就緒。第一名逃跑者提著自制的手提箱,穿著便服,活像一個旅行者。第二名打扮成一個工人,緊跟其后,從隧道豎井的梯子上走了下來。羅杰?布謝爾――他是這次逃跑活動的指揮之一――化裝成一名商人,也在第一批逃跑者之中。
  他們躺在自制的滑板車上,穿過幾乎要令人窒息的狹長隧道,來到了另一端。然而,當他們撬開頂部的木板,正為呼吸到了新鮮甜蜜的自由空氣中而歡呼時,卻突然發現,洞口并不是像他們設計的那樣在樹林里,而是在離樹林10英尺遠的一個開闊地帶,從崗樓一下子就可看到他們。
  怎么辦呢?退回去,花一個月的時間等待下一個月黑之夜,同時挖開前面30英里長的隧道嗎?那樣做并不比現在直接出去的危險小。而且,證件已填好了日期,推遲日期又得重新制作,而制作證也并不是一件小事。這樣一商量,他們決定冒險出去。
  好在德國人只將探照燈在鐵絲網那兒掃來掃去,而巡邏的哨兵也是來回游動。趁哨兵背向他們的時候,第一個出去的人迅速爬過了那10英尺的開闊地帶,然后垂下一根繩子到隧道的豎井口。德國人一轉身,他就搖動繩子,第二個人便爬出豎井。
  就這樣,他們在德國哨兵的眼皮底下分批逃出了76個人――這比預計的速度慢多了。這條把戰俘們引向自由的隧道從何而來的呢?
 。保梗矗衬甏禾,薩崗北院新設的戰俘營里貼出了一張布告,征求志愿參加板球和壘球運動的人,署名是“大X”。戰俘們一看之下,心情激動。原來,這是他們的暗語,意思是準備挖掘隧道,征求志愿者。當下就有500多人報了名。
  “大X”名叫羅杰?布謝爾,是在敦刻爾克戰役中飛機被擊落后而被俘的。他已有過兩次逃跑經驗,有一次都快到瑞士邊境時才被抓住。他和同志們經過研究,決定開挖三條隧道,起名為“湯姆”、“迪克”和“哈里”!皽贰迸c“迪克”互相垂直,“哈里”在另一個營區,只要有一條不被德國人發現,就有逃出去的可能。
  他們進行了嚴密的分工:成立了三個小組分別負責三條隧道的控掘工作。凡是當過礦工、木匠和工程師的人都參加地下挖掘和設計。做過裁縫的人專管制作偽裝;畫家們開始著手制作假證件――這些都是逃跑者必不可少的東西。會講德語的人負責與監視他們的德國人交朋友,可纏住他們,分散他們的注意力。那些沒有專長的人也不是無事可干:他們或負責處理從隧道里挖出來的沙土,稱作“企鵝”;或負責對德國監視者進行反監視,稱作暗探。
  在這次為爭取自由而進行的隧道挖掘工作中,他們碰到了難以想象的困難,同時也表現出了驚人的才智。挖隧道的工具是用小煤爐和燒飯爐改制的鐵刮刀;由募集來的戰俘們的床板制成骨架支撐四周和頂梁。用紅十字會發的奶粉罐頭盒和德國人發的宣傳畫報制成了空氣泵,它可以在隧道入口的活動門關閉后保證洞內有新鮮空氣。把戰俘營的電線偷偷改裝一下,加上建筑工人丟棄的零星線頭,就得到挖隧道照明用的電線。他們從走廊上偷了幾個燈泡,把電路與戰俘營的線路接通,這樣就有了照明。此外,還用人造黃油和罐頭盒自制了油燈。他們甚至還裝了簡易的水龍頭,可以在那兒淋浴沖澡,洗去挖掘時沾上的泥土。處理挖出的泥土時碰到了一點障礙:新鮮的黃土倒在地上很容易引人注目。但這也沒能難住他們,很快有了辦法:用一條小毛巾把泥土包成一條小“香腸”,由“企鵝”們放風時帶在褲帶里,到一個廢棄的劇院旁灑掉,然后迅速踩平,使它與周圍的泥土相混。他們每天要用這種方法處理掉幾噸泥土。
 。担埃岸嗝麘鸱瓦@樣憑著頑強的意志與集體智慧開挖了三條隧道。他們必須十分小心,不但要按時去點名應卯,而且,還要防止德國人的突然襲擊,因為德國人隨時都可能沖進營房,大喝一聲:“站!不許動!”或隨時叫他們:“全都出來!集合!”然后隨意亂翻他們的東西。
  盡管這樣,他們還是被德國人發現了。夏天,三條隧道都快完工了。他們決定集中挖掘“湯姆”,因為夏天是逃跑者最好的季節,它可以露宿,提供各種充饑的野菜。當“湯姆”挖到離樹林只有幾碼遠時,德國人發現了營房里還沒來得及處理的裝泥土的箱子。他們開來了推土機和重型運輸車,想找到戰俘們挖掘的隧道。第一天一無所獲。第二天,一個密探偶然用探條探到了“湯姆”的后門。
  然而,德國人犯了一個錯誤,他們以為炸掉“湯姆”后就可以高枕無憂了,沒想到戰俘們同時挖了三條隧道!皽贰北徽,戰俘們雖然氣沮,但仍決定繼續干下去。無論多危險,多辛苦,但是――自由,這是多么吸引人的字眼!
  其間,他們還嘗試過從地面逃跑。三個人拿著木頭仿制的步槍,穿著戰俘們偷偷仿做成的德軍制服,押著24名囚犯到大門外除虱子。他們通過了大門,逃到了樹林。但第二批卻被發現了。
 。保梗矗茨瓿,“哈里”隧道復工,這時正是冬天,土質變硬,隧道里又冷又潮,所有人都得了感冒,并由于吸入太多制油燈的劣質油煙而患肺氣腫。工程進度變慢,但自由的信念支持著他們。他們幾乎是像螞蟻啃骨頭般,鍥而不舍地挖掘著。終于,到了3月中旬,“哈里”隧道挖好了。經過幾天的準備,終于等來了那令人激動的時刻。于是發生了本文開頭的一幕。
  天亮的時候,他們不幸被換班的哨兵發現了。已經逃了出去的幾十人,大部分被抓住了,并被德國人野蠻地槍殺了,其中有此次活動的指揮者布留爾―日內瓦公約規定,不允許槍殺企圖逃跑的戰俘―但還是有幾個人逃脫了德國法西斯的魔掌,到了中立國或是回到了他們的祖國。
  留在營里的戰俘并沒有被德國人殘暴的屠殺嚇住,“X”組織很快重新組建了起來,并開始挖掘“喬治”隧道。當“喬治”完工,他們準備逃跑時,德國法西斯完蛋了,他們獲得了解放。


  
上一篇:地下救援組織
下一篇:伏擊殺人魔王
 
 
 
   
   
pk10牛牛机器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