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>>兒童故事>>正文 網通鏡像 電信鏡像
載入中...
載入中...
載入中...

敦刻爾克大撤退

載入中...

  在德國炮火的猛烈襲擊下,上千條各色各樣的船向著敦刻爾克方向前進著。
  這是一支古怪的“無敵艦隊”:有顏色鮮艷的法國漁船,有運載乘客的旅游船,還有維修船拖駁、小型護航船、掃雷艇、拖網漁船、驅逐艦、英國空救援船、雷達哨船……
  這支極為離奇、難以形容的船隊,由各色各樣的英國、法國人駕駛著。他們中有銀行家、牙科醫生、出租汽車司機、快艇駕駛員、碼頭工人、少年、工程師、漁夫和文職官員……他們中有面膚嬌嫩的海上童子年和古銅色皮膚映著蒼蒼白發的老人。他們中很多人明顯是窮人,他們沒有外套,穿著破舊的毛衣和衛生衫,他們穿著有裂縫的膠鞋,在海水和雨水中渾身濕淋淋的,徹骨的寒風中他們饑腸轆轆……
  這只奇怪的船隊在炮火的轟擊下,沒有武裝、沒有護航,但勇敢的人們卻迎著槍林彈雨和硝煙烈火,在漂著沉船的海面,靈活地向前行駛著,明知前方是地獄,他們也毫不畏懼。這支勇往直前的船隊為了怎樣的目的奮勇向前呢?
  德國法西斯1940年5月10日開始進攻西歐。當時英國、法國、比利時、荷蘭、盧森堡擁有147個師,300多萬軍隊,兵力與德國實力相當。但法國戰略呆板保守,只把希望寄托在他們自認為固若金湯的馬奇諾防線上,對德國宣而不戰。在德法邊境上,只有小規模的互射,沒有進行大的戰役,出現了歷史上有名的“奇怪的戰爭”。
  然而,德軍沒有攻打馬奇諾防線,他們首先攻打比利時、荷蘭和盧森堡,并繞過馬奇諾防線從色當一帶渡河入法國。德國法西斯的鐵蹄不久又踏入荷蘭、比利時、盧森堡。
 。翟拢玻比,德軍直趨英吉利海峽,把近40萬英法聯軍圍逼在法國北部狹小地帶,只剩下敦刻爾克這個僅有萬名居民的小港可以作為海上退路。
  形勢萬分危急,敦刻爾克港口是個極易受到轟炸機和炮火持續攻擊的目標。如果四十萬人從這個港口撤退,在德國炮火的強烈襲擊下,后果不堪設想。
  英國政府和海軍發動大批船員,動員人民起來營救軍隊。他們的計劃是力爭撤離三萬人。
  對于即將發生的悲劇,人們怨聲載道,爭吵不休。他們猛烈抨擊上層的無能和腐敗,但仍然寧死不懼地投入到撤離部隊的危險中去。于是出現了駛住敦刻爾克的奇怪的“無敵艦隊”。
  這支船隊中有政府征用的船只,但更多的是自發前去接運部隊的人民。他們沒有登記過,也沒有接到命令,但他們有比組織性更有力的東西,這就是不列顛民族征服海洋的精神。一位親身投入接運部隊的英國人事后回憶道:
  “在黑暗中駕駛是危險的事。陰云低垂,月昏星暗,我們沒帶燈,也沒有標志,沒有辦法辨別敵友。在渡海航程一半還不到時,我們開始和第一批返航的船隊相遇。我們躲避著從船頭經過的船隊的白糊糊的前浪時,又落入前面半昏不明的船影里。黑暗中常有叫喊聲,但不過是偶然的喇叭聲而已。我們‘邊靠猜測邊靠上帝’地航行著!
  等著上船的士兵富有紀律性,他們為撤離已戰斗了三個星期,一直在退卻,經常失去指揮,孤立無援,他們缺少睡眠,忍饑挨渴,然而他們一直保持隊形,直至開到海灘,仍服從指揮。這些疲憊的士兵步履蹣跚地跨過海灘走向小船;大批的人馬冒著轟炸和掃射涉入水中,前面的人水深及肩,他們的頭剛好在撲向岸邊的波浪之上,直至不齊肩深他們才上到船上。從岸上擺渡到大船去的小船因載人過多而歪歪扭扭地傾斜著……
  一些大船不顧落潮的危險差不多沖到了岸上……
  沙灘上有被炸彈擊中的驅逐艦殘骸,被丟棄的救護車……
  這一切都輝映在紅色的背景中,這是敦刻爾克在燃燒。沒有水去撲火,也沒人有空去救火……
  到處是地獄般可怕的喧鬧場,炮兵不停地開炮,炮聲轟轟,火光閃閃,天空中充滿嘈雜聲、高射炮聲、機槍聲……人們不可能正常說話,在敦刻爾克戰斗過的人都有了一種極為嘶啞的嗓音――一種榮譽的標記“敦刻爾克嗓子”。
  這支雜牌船隊就在這樣危險的情形下,在一個星期左右時間里,救出了三十三萬五千人。
  這就是舉世震驚的奇跡――敦刻爾克大撤退。


  
上一篇:第一顆原子彈
下一篇:“白色方案”和“海獅計劃”
 
 
 
   
   
pk10牛牛机器人